TIM生命過客的博客
旅行,摄影,不让时光留白
http://timsmgk2015.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在越南会安,遇见乡愁

2016-07-12 23:19:5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69862 次 | 评论 0 条


夜,会安的花灯亮起,手提灯笼的奥黛姑娘
移除
夜,会安的花灯亮起,手提灯笼的奥黛姑娘

行前,在网上翻看关于会安的图文,很多人都说,那是越南的“丽江”。

去了才知,其实不然。

那个凌晨,坐了一晚上的“新咖啡”夜班大巴,终于从大叻来到了会安,把行李从车上提下来的瞬间,长舒了一口气,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蜷缩在逼窒而颠簸的大巴席位,一路空调的噪音,经过漫长难眠的长夜旅途煎熬,到达,就是解脱。

找到会安乡田酒店,放下行囊,我们选择徒步去会安古城。

会安人家,大蚊帐里的小人儿,睡的正香
移除
会安人家,大蚊帐里的小人儿,睡的正香


女主人手作花灯
移除
女主人手作花灯


紫陶做的灯笼,很别致
移除
紫陶做的灯笼,很别致


灯笼作坊里的小哥,独自忙碌着
移除
灯笼作坊里的小哥,独自忙碌着

路过街边一户人家,进去要了越南炒饭炒青菜当早餐,脚边的地上挂着一幅大蚊帐,一个小人儿在里面睡的正香呢。女主人微笑着坐在我们身后,继续做她手里未完成的一只灯笼。

传说中的会安灯笼,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歇息片刻,我们继续前行,经过的灯笼店里,有少年在悬挂的灯笼堆里埋头手作;再去不远,另一家店,用的是紫泥陶土烧制的灯笼,乍一晃眼,造型还有点像西方万圣节的南瓜灯呢。

据说,会安最早的的居民,是来自明朝的一批流民,因不满清廷统治避祸至此,当时的越南国王一念慈悲,赐了此地给他们居住,取名“明乡”,后来才更名会安。这些明朝遗民,在异国的日日夜夜里,思乡而不能回,于是,每到中秋就扎起灯笼高高挂,又修筑一座座会馆相聚望乡,以聊解一腔情愁。

又相传,当年郑和下西洋登陆的第一站,就是这儿,越南会安。

福建会馆,是老街上最大的华人会馆
移除
福建会馆,是老街上最大的华人会馆


卖冰镇莲子汤的阿婆,,数钱数的欢呢
移除
卖冰镇莲子汤的阿婆,,数钱数的欢呢


法式老建筑,都开了店了
移除
法式老建筑,都开了店了


日本桥边的老房子
移除
日本桥边的老房子

虽才5月,会安的闷热,就似闽南的酷暑七月,和刚刚离开的清爽宜人的大叻迥然不同。

走在大太阳下面,穿过一个露天市场,走过几条街,不知道走了几公里远了,才到古城。

最先遇见的,就是福建会馆,一长溜的老街上,还有中华会馆、广东会馆、潮州会馆、广肇会馆、琼府会馆、黎氏宗祠,两边的建筑,除了法式风格的黄色墙身,门窗廊柱、琉璃飞檐、雕龙画凤,无不是中原的传承。

会馆门口,三角梅树荫下的阿婆摆了一口铝锅,揭开是炖好的莲子,坐下来,点了一杯冰镇莲子绿豆汤,一杯两万盾。喝完仍然不足以解渴,于是,再来一杯。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一趟一趟的来找阿婆喝莲子汤,阿婆数着钱笑的合不拢嘴,她都记住我们了。

日本桥,也称来远桥
移除
日本桥,也称来远桥


拍婚纱写真的情侣,后面冒出来搅和的顽皮女孩
移除
拍婚纱写真的情侣,后面冒出来搅和的顽皮女孩


从路边的楼上,俯视街上行人
移除
从路边的楼上,俯视街上行人


快乐的小姑娘
移除
快乐的小姑娘


沿着老街往前走,是日本桥,也叫来远桥,桥身短小,步子迈大一点不出十步就过桥了。就这样,这桥上还有人收过桥费。绕到桥那头,有两尊猴子的雕塑,桥这边,有两尊狗的雕塑,据说,这座桥于猴年开建,狗年完工。在我眼里,这什么日本桥,还不是国内古镇乡村依然存在的廊桥嘛,比如刚刚去过的湘西芷江龙津廊桥,可比这座桥宏伟有气势的多。

临近黄昏,有一对新人在离来远桥不远的街口,相拥着,拍写真呢,夕阳斜斜的打在他们的身上,剪影投射在身后明黄色的墙上,仿佛是戏院里正片开始前,播放的幻灯片。这幻灯片,却被突然出现的骑车小女孩搅和了,她停下单车,冲着拍写真的情侣嬉皮笑脸的坏笑,弄的围观的人们忍俊不禁。

这条陈富路老街被称做“广东街”,街上除了会馆,还有观音庙,关帝庙,两边的茶馆、药铺、刺绣绣坊,门楣门柱影壁墙面,都镌刻着中文字样,让人有一种走在国内南方古镇街头的错觉。朋友说,来了会安,必须尝一下小吃“白玫瑰”,点了一份,发现其实就是咱们的蒸虾饺,被冠以这么好听的名字。除了法棍面包,除了听不懂的越南话,华人们似乎把故乡都移植到了会安,在会安,到处是看得见的“乡愁”。

广肇会馆,中式对联,中式建筑
移除
广肇会馆,中式对联,中式建筑


那道叫“白玫瑰”的小吃
移除
那道叫“白玫瑰”的小吃


街上卖小吃的越南女子
移除
街上卖小吃的越南女子


挂着很多面谱和油画的咖啡馆
移除
挂着很多面谱和油画的咖啡馆

如果沿老街向左走,就是白藤路边的秋盆河了。

一座古城,加上一条河流,如果再有花灯,那就风情万种了起来。

秋盆河上,放置了许多各种造型的花灯游船,大大小小的游船在河面上来去。一到入夜,才是秋盆河散发魅力的所在:河道两岸的灯笼全都亮了,河上游船载的花灯也亮了,一艘艘小船挤到岸边,在灯影恍惚的夜色里,急切的招揽岸上游人上船,游灯河---这可是真正的灯河啊!白天还宽敞人稀的秋盆河边,这时候人群密集,人潮涌动,赏灯拍照。各种做小生意兜售食物纪念品的小贩,当然不会放过这绝好的发财机会,他们亢奋的在人堆里,挤过来挤过去,不停的把手里的东西递到人们面前。

秋盆河边,夜色渐浓
移除
秋盆河边,夜色渐浓


秋盆河边卖河灯的小姑娘
移除
秋盆河边卖河灯的小姑娘


穿奥黛的越南女子,婷婷玉立
移除
穿奥黛的越南女子,婷婷玉立

我挤出人群,却发现背后地上,安安静静的坐着一个小姑娘,面前地摊上,摆了一些纸折的河灯,她不叫也不喊,坐在昏暗的光线里,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躁动的人们。

老街上的一排排一串串的花灯,也都亮了,熙熙攘攘的人们,在街上游逛。时不时的有三轮车夫们,就像约好了一样,排成长队推着客人鱼贯而过,消失在暗夜街角远处。这种客人在前车夫在后的三轮车,那些谢顶的客人,会不会有种背后头顶凉飕飕的感觉?

有位穿一袭白色绣花奥黛的越南姑娘,婷婷的站在一簇花灯边上,淡淡的灯光映衬着笑脸,让老街昏黄的夜,明亮了许多。有人说,越南的国服奥黛,也是源于中国旗袍的改良版。也许,在越南的华人,看到奥黛想起的就是旗袍吧?

街边对弈象棋的高手
移除
街边对弈象棋的高手


月色下自弹自唱自娱自乐的人们
移除
月色下自弹自唱自娱自乐的人们


会安,花灯的街市
移除
会安,花灯的街市

一处街边墙上,挂着“车”、“炮”、“帅”三只灯笼,灯笼下竖着一面画着中国象棋的木板,一位老者,正站在棋局面前沉思不语,老者后面,站着坐着几位男人,也都专注的盯着棋局。如此对弈,颇有古风。

往前不远,游人渐少,忽闻丝竹声响,近前一看,一座挂着灯笼的老宅门口,围坐着几位男女,或操吉他,或拉小提,或弹月琴,后面还有钢琴伴奏,当中一位白发老者,笈着一双拖鞋,正唱着“summer is comming”,歌声里传递着随意、深情、欢快、沧桑,听的让人心软。坐下来,点一杯甘蔗汁,望望天边高高的月亮,看看眼前自娱自乐的人们,也许这个晚上,这个画面,就是会安几天里,留下最美好的记忆吧?

天色已晚,又过昭应殿,这里,却是华人纪念明代100多人海难者的祭堂。几块牌匾,镌刻着“重振乡声”、“天道酬勤”、“赫弈千秋”,两侧墙壁的华文纪事碑,满满的都是关于家乡的符号。

会安城里,不管是福建会馆,还是潮州会馆,或者是这昭应殿,一馆一店,一灯一食,无不寄放着旅越华人们的乡愁所在。


会安城的寺庙
移除
会安城的寺庙
越南女子带口罩,骑着摩托车
移除
越南女子带口罩,骑着摩托车


会安,越南人的寻常生活
移除
会安,越南人的寻常生活


越南绣坊的绣花女
移除
越南绣坊的绣花女


空车而去的三轮车夫
移除
空车而去的三轮车夫


三角梅树下,这是穿制服的城管吗?
移除
三角梅树下,这是穿制服的城管吗?


会安大市场里,闷热的摊位
移除
会安大市场里,闷热的摊位


家庭SPA馆门口,小女孩很喜欢我们
移除
家庭SPA馆门口,小女孩很喜欢我们


露天市场,坐三轮车游览的游客
移除
露天市场,坐三轮车游览的游客


卖菜的小贩,肤色黝黑,神情疲惫
移除
卖菜的小贩,肤色黝黑,神情疲惫


摊贩众生相
移除
摊贩众生相


秋盆河上,安静的白天
移除
秋盆河上,安静的白天


花灯布置在岸边,河上也有花灯游船
移除
花灯布置在岸边,河上也有花灯游船


街上横空出世的花灯
移除
街上横空出世的花灯


花灯点亮会安的夜
移除
花灯点亮会安的夜


走过花灯小巷
移除
走过花灯小巷


夜深人静,独坐路边的姑娘。
移除
夜深人静,独坐路边的姑娘。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宁夏,穿越时空来看你      下一篇 >> 你所看到的,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TIM生命過客

TIM生命过客,自由摄影师、媒体撰稿人、自媒体。 喜欢在行走途中遇见的人文、自然景观。 用眼睛发现美,让心灵去旅行, 我们只是这个世界匆匆的过客,不让有限的时光留空白。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